今天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最近看到的 COAST FIRE 的文章分享,文章來源為 魯爸的財富自由之路https://luffydad.com/coast-f-i-r-e/
不過,你可以晚點再看它的連結,我先上一張圖給你看:

所有數值使用魯爸的 COAST FIRE 計算機:
https://luffydad.com/coast-fire-caculator/

我們簡單驗證一下:
362.6*1.05³⁵ = 2000.1071

對欸,沒算錯!!!!!!

仔細想想這張圖代表的意思:

啥款

意思是,我知道我退休金資產需要準備兩千萬,以4%法則計算得出每年可提領八十萬作為退休金使用(這八十萬數字怎麼來因人而異,可再看文章得出屬於「自己」的數值),可是這個兩千萬並不是此時此刻我就需要準備好的,因為我還沒有要退休啊!

所以,讓複利配著低成本被動型指數基金幫我們做功,現在,此時此刻,我就只需要360萬就可以達成退休目標。好,假設你25歲的時候,父母直接給你360萬了,那…

那剩下的時間要幹嘛?

這代表你從 25 歲開始到60 歲退休的工作期間,你的勞動所得可以用在:

  • 買房
  • 買車
  • 養育下一代
  • 存醫療基金

而前三者都是你可以選擇的,第四者靠著健保局剝削醫藥產業暫時還過得去(健保費可以直接調漲100%謝謝),這代表著:
「現在開始的工作選擇已不必受到薪資的限制

亦即

假使你已經達成 COAST FIRE ,但你決定要買房,想買車,想要養育下一代,想要買奢侈品想要出國玩等等等,然後你決定接受一份薪資稍高但做得不開心的工作然後想著啥時可以提早退休,記得,你有選擇的

我認為,財富自由真正的意義是使自己能從勞動中解放出來,其中也包含對自身慾望的管理。這需要對自己有深刻的認識,以及擁有能誠實面對自己的態度。若我們人生做的許多選擇都讓我們離財富自由越來越遠,或是離讓自己開心壓力小的狀態越來越遠,我想一定是有什麼地方出錯,理解 COAST FIRE 概念之後可以更幫助你聚焦生命中的優先順序。

後記


今天晚上飯後跟家人大吵一架然後自己開車出門,雖然上週才剛去家樂福採買過但今天就是想再去補齊一些東西。一路上邊開車邊怒路症邊聽 Luna is a Bep(反正打開 Apple Music 聽他的所有歌都很好聽啦)。到目的地之後採買結束搬東西上車坐在駕駛座關上門之後,我才感覺到

欸怎麼心情已經變好了。

MAGIC!!!!!!!!!

當下雖然想起來對欸,以前就發現自己喜歡邊獨自開車邊唱歌然後就可以讓自己很開心,但即使我已經做過這件事情很多次,每次心情不好時我總是不會想到,啊!可以做「開車唱歌」這件事。今天算是誤打誤撞剛好有要補齊東西(還是潛意識早就幫我學習好,所以我才每次出門買東西都會少買),不然我可能只會繼續情緒不好下去吧。

接著想到,最近在家工作住老家躲避疫情,生活所需基本上在走路五分鐘範圍內。時常開著老爸的老車時常常被問「是要準備買新車嗎?不然怎麼想把一樓客廳改成室內車庫?」認真反問自己,我是真的想買新車嗎?可是考慮到我現在在家工作,平常用車機會也不多,甚至未來幾年是否會定居在台灣也不知道,這樣買車好像一落地就賠很多錢,真的要買嗎?糾結到最後才發現我真正的問題是:

我真的要為了自己「爽」而買車嗎?

對啊,就是這樣,當沒有實用的代步價值之後,買車就是圖個爽度而已,然後我會馬上導出結論是「不要,我不該為了自己爽而買車」。欸等等等等等,為什麼會馬上做出結論啊?我自己觀察的結果是,從小長大的生活圈價值觀就是這樣,爸媽親戚朋友這樣教:因為生存已經不易,哪有輪到「爽」的空間?

仔細思考過就會發現這價值觀還真的有夠普及誒,小到週末去看個電影會被唸浪費錢,大到男女版常見的『女生不用存錢出國玩爽爽,男生就必須要拼升遷努力存錢』的價值觀衝突。似乎在「如何生存」的重要性遠遠大於讓自己「爽」,以至於看到別人在爽的時候,所有嫉妒不平衡的心情全都跑出來了。

但是,難道讓自己「爽」不該是「生存」的一部分嗎?

I mean, come on! 台灣早就已經脫離生存階段好遠好遠,更別提在某些媒體一直吹某 Chinazi 國家多好多好。

Breaking Down the Middle Class in https://chinapower.csis.org/china-middle-class/

台灣在所有亞洲國家排最前面甚至超過日韓。看看那精美的 Low & Poor 比率,有夠低。

我們真的不能讓自己過的「爽」一點嗎?我想,在現代社會無可避免地需要把心理健康也加進去生存條件之一。停止再用 CP 值優先看事情,反倒是要更有意識的去覺察這些消費的動機為何?如果在能力負擔範圍內,為何不多照顧自己心理健康一點呢?

讓自己快樂是人生的終極目標,但我們常常忘記。


最近這幾天的大新聞莫過於新 iPhone (X) iOS 13 (O) 在 9/20 上線,緊接著 iOS 13.1 9/24 更新

回想去年的這時候 iOS 12 上線,同時 Apple 也宣布 HEIF 作為新的照片、影片容器標準,HEIC 為新的容器標準,宣稱比 JPEG 有更好的壓縮率(白話:檔案比較小)。我就在想,由於我是 iCloud Photo Library (照片圖庫)的用戶,在這之前的照片 iPhone 存的都是 JPEG 格式,

能寫個一鍵升級的 App 幫你把照片圖庫的 JPEG 都升級成 HEIC 嗎?

所以就開始了一連串的 Survey。

At first,

I just Googled and found there’s already a macOS App that can do this. …


台派、華派、維持現狀派、統派

這四個有什麼相同之處?他們都是台灣人。

來談談香港的反送中運動到目前為止,各個層面的香港人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什麼?我會說「不割蓆」是一切的核心,也就是

我個人覺得很值得台灣人好好思考。當然你可以很極端的說統派不是台灣人嘛,嗯,不是不能理解你的看法,不過不是想要花長篇論述在這裡,先讓我們討論前三個好不?

最近吵很兇的莫過於濫用台灣品牌名義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開連鎖飲料店的這件事,然後促成我要寫文的動機是,今早一看波及到呱吉。嗯,這件事台灣人真的該跟香港人學學。

如果你自認是台派

那麼,可以對華派、維持現狀派溫和一點嗎?畢竟他們追根究底也是維持台灣的獨立性,只是他們嘴硬不承認罷了,你又讓他們吃吃豆腐又有何妨?

如果你自認是華派

對於台派,可以多點理解嗎?畢竟他們也是為了台灣這塊生養我們的土地在努力,何苦因為台灣兩個字就要醜化對方?

如果你自認是維持現狀派

那我要告訴你世界上沒有什麼東西叫維持現狀啦!你這個人都會隨著時間而改變了,哪有什麼東西不會變的?說穿了你只是不敢表態的孬種罷了(抑或是事情變成怎樣你都沒差)那你就乖乖閉嘴每天起床吃你的飼料就好。

如果你自認是統派

篇幅不夠我罵你,晚點再來。

總之

台灣人對彼此多點理解,少點分化,看看我們的共同處,都是為了台灣這塊土地在努力。我們都是人,都有為了生存最基本的渴望與安全要求,我們都懂什麼都比不上好好活著愛著身邊每個人的重要性,那麼就在這個基礎之上彼此努力吧。


現在早上八點半,還在房東家等退房,趁記憶猶新趕快打下來。

事發就是在昨晚被房東用他不太順的英文罵了幾句,其中有說到「Bad People」,還把女友掛在浴室的浴巾給丟出來房間說「掛陽台」然後重重的關上門。

OK,我們做了什麼事讓房東生氣?我們是跟房東住在同一戶公寓的客房,不過浴室跟廁所是共用的,浴室有兩個門分別通往主臥跟客房。房東家的浴室有浴缸沒有浴簾,所以我們洗澡的時候不小心把水噴到外面的地板上,弄濕了止滑墊跟地板。同時又因為今天洗澡洗比較久,房東在洗澡的時候好像有敲門要說但敲完後也沒說話。在晚上洗完澡後他進浴室看到就開始暴怒然後接著上面那段。

好,可是房東一開始接待我們的時候蠻和善的,還在我們放好衣服後他幫忙操作洗衣機,開始洗之後我們就去吃中餐,想說一小時後回來晾衣服。結果回來後發現兩件事:房間的床頭櫃上多了一張字卡寫著「Light」,我在想是不是沒關燈,但中午入住時室內採光還是亮的根本不需要開市內燈,但同時我也不確定這張字卡是早就存在還是後來才放的,總之很怪。第二個事情是他把洗好的衣服拿出來放到籃子內,這點當然是謝謝他幫我們拿出來。

接著就要晾衣服了,我們到陽台上看到房東趴躺在陽台上正在畫報紙(玩拼字遊戲?),總之他說等他一下就起來給我們晾衣服。在晾衣服的時候他看到我們夾衣服的方式不對,還很熱心的教我們示範怎麼弄比較快乾,衣服要反面曬比較不會褪色等等。也不小心的把一個衣夾子掉到地面上(房東家在三樓),我說我等等下去撿但他說他要去撿,好吧結果撿回來之後發現他好像誤會我們是掉衣服下去而不是衣夾子(現在想起來可能誤會就是這時候開始了吧)。

晾完衣服就準備出門去景點,我們問房東說「怎麼去我們要去的 Devin Castle?」他拿出一大堆地圖旅遊資料來幫我們找,這點很熱心啊可是他在此同時又介紹其他景點說可以值得去,我們因為已經去過其他市區的景點,便是聽著聽著一陣子之後也試著把話題拉回來並結束,現在想起來也不太確定這是不是傷到他的心?可是我們並沒有多問呀……

接著就是晚上八點多到家洗澡的事情了,在洗澡時我看到浴室地板上有各種清潔劑大概十來瓶吧,綜合前面看到的事情我大概可以推測房東是個很注重環境清潔,但也很有控制慾的人(浴室整潔、衣服晾法、景點去哪),然後他又是一個獨居的老太太說有一個兒子但我兒子應該沒有住這裡。總之就是各種跡象覺得個性一定有點難搞啊,你們有遇過的話應該就會知道這種感覺。

對,我們弄濕了浴室真的很抱歉,但浴室沒有浴簾擋水真的不是我們的錯,我們也願意像個成年人一樣協助你清理善後,但直接用發飆大吼的方式真的嚇到我們了,成年人不是該好好理性面對事情?不能用講的嗎?

然後又回去看到他刊登網頁上的英文流暢程度,對比跟我們對話的流利度是有差的,網頁也有兩百多個評價幾乎是好評,不禁在想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這是假刊登嗎還是帳號有轉移過?不是這個主人?他兒子幫他回應的所以英文才流利?


最近跟一個朋友聊天,他問出這一句話:

為何我都遇到這種的,我喜歡的、聊得來的,永遠都把自我事業和生活擺在第一 Q_QQQ

大概是前陣子的自我反省有想到這塊,聽他問這個問題很有感觸。

對我來說,我的確會被「把自我事業和生活擺在第一」的女性吸引;更精確的說,我會被「擁有感到熱情的事物」的人給吸引,當這些人在談論他們所熱情的事物時,眼中散發出的光芒是騙不了人的。

但是,當你有機會實際遇到這樣的人的時候,你會發現他之所以有所熱情並且能取得一定世俗定義的成功條件時,正是因為他很清楚自己的優先順序:自我、生活、熱情事務,然後才是他者。我在跟這些人相處時起先不會感覺到什麼問題,但當你喜歡上他開始在意他的回覆速度,問題就浮現了,他沒有故意要傷害你,但你卻被這行為給傷害。

經歷過這些,我親身理解到,假若我要跟這樣的人走進親密關係,其實對我自己才是最大的背叛(與傷害),當我無法從親密關係獲得我想要的感覺,即使對方再怎麼有我所吸引的特質,對我來說都是傷害。

所以我就決定不再這些人身上花費精力,因為這根本是在浪費我的生命。

‎⁨Beyoğlu⁩, ⁨Istanbul⁩, ⁨Turkey⁩

於是,我學著再把重心放回到我身上,我感受到什麼?我需要什麼?我適合什麼?老實說,這些問題的答案從來都不好回答,因為從小到大的教育常常只告訴你要去回答「我想要什麼?」,「想要」變成所有問題的起源,反而你變得不知道該怎麼去回答不同種類的問題。

我那時候的反思是,我被這些人吸引的點,究竟是我真的欣賞他們,還是他們身上有我想要成為的特質?我後來得到的答案比較偏後者,我想要成為這種「把自我事業和生活擺在第一」、「擁有感到熱情的事物」的人;但我並不想要找到一個伴侶,這些特質的優先順序會比「重視這段關係」來得高。聽起來有點自私,但感情不就是在彼此的自私中找到一個互相吻合的穩定態嗎?


最近想問:為何房地產仍如此蓬勃發展?

要回答這個問題,首先要回去看人類發展史,我們比起現在多了點什麼?又少了點什麼?

往回看會發現,人類解放了多少東西?我們(狹義的男女)性別平等了,只要有能力可勝任工作;我們的教育平等了,只要有能力就能念想要的科系;我們的工作平等了,只要被錄取就有機會做看看;我們的配偶權平等了,自由戀愛至上;我們的行動平等了,只要有錢到哪裡都不是問題;我們的遷徙成本平等了,同個歐盟區自由移動工作;我們的醫療平等了,不因各種小病而惡化死亡;我們的食物平等了,不會有人餓死反而是胖死;我們的日用品也平等了,不是衣不蔽體而是快時尚流行。

注意,這裡談的平等指的是跟兩百年前、五百年前、兩千年前、兩萬年前來比較。現代社會固然有它的問題,但跟過往相比無疑是巨大的進步。

但是,個體的差異性,注定人類社會一定要有階級的產生。不像以往,我們可以用奴役剝削人力,可以用莊園制度控制人民,可以用婚姻控制兒女,可以用經濟能力控制配偶,可以用移動能力控制國民。而現代社會這些不平等不復存在。這些不平等都是屬於資本的不平等,到最終只能以金錢不平等的方式存在。

而透過前述的不平等造成的稀缺條件已經沒了,地主無法控制農民,國家無法控制國民。於是,唯一還有剩下稀缺性的東西是什麼?房地產!

再加上每個人都想要階級往上流動(每個人都想上車),更不可能對房地產進行管制或是採取增加持有成本的動作,因為,你等於是在跟每個人對幹啊。

寫到這裡我都想去買一塊地,畢竟,無法對抗它的時候,就只能加入它?

你的看法是什麼?跟我聊聊吧!


今天中午吃飯時,照慣例打開 Google Maps ,看之前紀錄的地點有什麼好吃的。最後決定去了一家本土小店

肥公車仔麵

到現場時大概有十個人排隊,也不知道是排內用還是外帶,便問了後來出現在我後面的香港小哥 “Is this for dining in or taking out?” “It doesn’t matter” 他這樣回,為什麼要用英文呢?因為我不想被當成說滿大人語的中國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昨天晚上跟一個朋友聊天,結果他直接說「因為你不愛自己啊」

我大概從以前聽人講這件事情不下一百次,我覺得我在努力愛自己的路上,但為何總是有人說我不夠愛自己?為何我總是還會聽到相同的批評?我感到憤怒不被理解,好像以前的努力都是屁一樣的被忽略。我覺得被批評,我想反擊。

但當情緒起來的時候,就是最佳檢視自己的時間點

於是我問他,能否請他多分享一點,他然後說了一些愛自己的例子。我聽了之後發現,這些我也都有做到呀,而且我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進步,我覺得納悶,為何我不能在他講那句話的當下,立即且有自信地回他「我很愛自己」?

我這時候才發現,原來我常常去接納別人的批評,並且預帶著一個假設是,別人的批評總是正確的,然後以此來檢討自己是否有可以改善之處。我假設別人是正確的,就有如他用上帝視角、用一個公正客觀第三者的態度來看待我(以及某事),有如一個教師的權威般告訴我你這邊做錯了。

但並不是這樣的啊,就連理應最了解你的諮商心理師,都只能在有限的時間透過你表達的言語、表情、肢體動作,再經過長時間的觀察演繹來了解你,但即使如此,他了解的依然是你的一部分而已,縱使對絕大多數人來說,這一部分已經比他自我了解來的多許多倍。

而且,沒有人可以幫你代勞這一點。

了解這一點之後,對於他人的批評可以直接放下,你清楚的了解到你自身的價值不因為任何的言語而減損。甚至,不妨開始思考,究竟他人的言語底層的意圖是想代表什麼?從上帝視角的角度看待每個人說的每一句話,他是下意識地反應想要代表什麼,或者他只是無心無意的閒聊幹話?

像是父母希望孩子可以乖一點(可以認真讀書、可以好好做人……),底層的目的還是希望他們自己可花少點心力管教你,不願意為了你的出包負連帶責任。縱使他們以「為你好」的態度來包裝這件事,依然改變不了其本質。從此你可以清楚的知道,你乖或不乖都不會改變你本身的價值,就跟真愛一樣,你相信自己有價值,那就是了。你認不認真讀書、好不好好做人都一樣。

所以,把社會上給你的 Bullshits 都丟掉吧,你不需要為了他們的認同而存在,縱使社會上有絕大多數人都是這樣活著的,可我想說的是,你是有選擇的。

活出真實的自我吧。


我後來才發現,這個問題就像是在問:「什麼是人生的意義?」一樣

你不會相信我最近為了這個問題困擾多久。

我也試著問過不同的人,有在捷運上直接找隔壁聊天,有在青旅認識的朋友,有之前認識的好友們。每個人有不同的答案,而有些人甚至會給我一種感覺是,他們也沒有認真想過這個問題,常常直接愣住。而令人羨慕的是,這些人當中居然有某一部份是已經有穩定的伴侶關係,這也讓我懷疑過,問這個問題真的很需要嗎?

有的人說得很直接:「你遇到就知道了」

雖然我覺得超級沒有建設性的答案,因為他沒有告訴你什麼時候會出現、你要在哪裡才遇得到。或許它試著告訴我們,當你哪天遇見那個人而自己不會質疑這個答案的時候,就是答案。

有的人說「自己願意花上全部時間跟他相處」。

我個人還蠻喜歡這個回答,因為我們都認同時間是唯一稀缺的資源,當你願意拿出自己最寶貴的東西跟他交換,那麼代表對方一定佔有非常重大的意義不是嗎?

有的人說「可以接受最真實的你」。

我補充說「你也可以接受最真實的他」。我也頗認同這個想法,因為能夠以最真實的一面跟對方相處,不需要擔心受到批評、誤解甚至指責,而能夠完全看見對方的存在,只在意這個人的本身,而非外在賦予的標籤,這件事情的確難能可貴。

有的人說「感覺」

「感覺」一個最虛無飄渺捉摸未定隨時生成消逝的事情。可能是在他身邊的刺激感或是安全感,或是一切所有感覺的綜合。

但我今天隱隱約約浮現一個想法是,我一直在問別人的答案,但卻沒有問自己的答案。

我的答案是什麼,我第一個想到的答案是,或許就跟「人生的意義」一樣,你在追尋這個答案的本身就是解答,過程即是解答。你在追尋真愛的過程中,或許這就是一個答案。

幹,但這個答案超爛的啊。這就好像跟你說,「你總有一天會死」,幹,可以不要講廢話嗎?

不知為什麼,罵了髒話後讓我想到第二個答案。也許答案很簡單,

相信它是真愛,就是。

相信它是你人生的意義,就是。

如果不是相信,你要如何解釋人們一切所有不合常理的行為。當你相信他是真愛,你便可為了他赴湯蹈火在所不辭。當你相信它是你人生的目標,你便可以為了它傾家蕩產也要完成。想想全面啟動裡說,「人心中的一道意念是最強韌的寄生物」。如此單純,不需再解釋更多,一切就是信念

你滿意這個答案嗎?

貓貓問號

Lost in Space

<Tom Chen> Aspie. Introvert. Remoter. Blogger. 「從程式碼的26個英文字母到文章的26個英文字母,開始發現寫作的魅力。」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